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美的博客:崇尚美的一切,发现一切的美

美,是大家的、真诚的、自然的、善意的、积极的、健康的、向上的、进步的、科学的..

 
 
 

日志

 
 
关于我

君子之过,如日月之蚀焉。过也,人皆见之,及其更也,人皆仰之。

网易考拉推荐

转白话版《出师表》,笑死人了  

2010-03-04 20:46: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东北版)

  你亮叔我有跟你的吧几句:你爹出来混,半道上给挂了;现在地盘又分三块,益州好像咱也罩不住了,这世道眼瞅着要杯具了。但是你爹留下的保镖还很忠心,出去砸场的那些二杆子也都不想要命了,这些都是看在你爸往日给钱给女人的份上,现在想报答罢了。
   叔现在就希望你丫放机灵点,完成你爹的遗愿,让兄弟们也扬眉吐气;千万不要把自己当成不值钱的葱,把弟兄们的心给屈了。
   你家里咱帮里,都是一起的,该批评谁该扇谁,一碗水端平;不好好干的,给咱整天惹事的,以及为人忠厚实在的,交给保卫科,该剁手的剁手,该发钱的发钱,这能说明你对大家都一样,你也不要偏谁向谁,让大家有亲疏之别。
   小郭,小费,小董,人都实在,事情办的周全,你爸特别看得起,叔认为帮里的大事小情就交给他们;二杆子老向,性子好得很,人也猛地很,能打能杀,你爸说过“能干”,不行就提拔一下,叔觉得砍人的事就交给他,肯定能扩大咱的地盘,以后没人敢惹咱。
   帮里开始为啥红火的很,还不是一直拉拢实在人,撵走没本事的,后来为啥被别人逼得走投无路,还不是身边都是一群光会耍嘴的SB,你爸每回跟叔扯闲篇的时候,把个胸口能捶青。侍中、尚书、长史、参军,都是叔的拜把子,你一定要相信他们,咱发扬光大就有戏了
   叔本来是一个种地的,在南阳有一亩二分地,在这个人砍人的时代,叔不想砍人,只希望不被人砍。
   你爸不嫌叔怂,三天两头的往叔屋里跑,问我如何管理帮派,我感激得眼泪哗哗的,从此跟着你爸四处砸场在抢地盘。
   后来本帮被人火并,叔死命硬抗,到现在已经二十多年了。
   你爹知道叔精的跟个猴一样,所以挂之前把大事都交给我,自从换了你当新扛把子,书天天睡不着,害怕把老大的心给屈了,所以五月份领着弟兄们开着船过了泸河,到那个鸟都不拉屎的地方,把该摆平的都摆平了。
   现在南方没人敢胡成精,咱的手下也个个兵强马壮,应该好好让兄弟们,放松一下,去个夜店啥的。再把中原打拼回来,把那些没良心的,耍奸偷滑的统统拾掇了,把咱那些长老级人物重新扶起来。这样叔也就对得起死去的你爸了。
   至于啥事咋弄,好话坏话,就靠攸之、依、允。这一回叔是去砍那些王八蛋的,砍不成回来你咋办都行。如果没人给你说好话,叔就找攸之、依、允,还不信丫们能翻了天了。
   你丫你也应该好好的想想你爹的事。你叔我这里肯定很感激。醒了,叔马上就要闪人了,眼泪哗哗的,都不知道胡咧咧了些啥东西。

 

(重庆版)

  听亮伯伯给你摆句龙门阵:你老汉儿在社会上超的时候,没急过得遭洗白了。这哈地盘分成三个堂口,成都老窝子可能癞格宝吃豇豆——悬吊吊的,水都安到嘴皮边边了。还好那些兄弟伙些扎得起,里里外外搂到在,袍哥人家绝不拉稀摆带。
  你现在就要个人展劲,把你老汉儿的气质拿出来,让弟兄们脸上有光,不要萎萎缩缩的,让别个把你当瓜娃子。
  不管是你刘家兜巴叶子,还是手下的丘儿,不要分成三六九等,内伙子要一视同仁,人家才给你卖命。郭二娃、费跛子、董麻子没得二心,是你老汉儿给你留的心腹,屋头的事就让他们守到;还有向秃子,脑壳精灵,打架得行,外头的事摆不平就找他。
  你们刘家那么杭式,为啥子现在整成这个造型?说穿了就是没用对人,尽招些光吃饭不干事,一天到黑磨洋功的土货。你老汉儿以前一说起就气得跳脚。侍中、尚书、长史、参军,这几个入伙是我当的介绍人,这些人就靠得住,跟到大哥超,不得挨飞刀。
  我原来是华阳乡坝头的,光脚杆农二哥,只求一日三餐,不想惹火烧身。但是我实在太有才了,你老汉儿看得起我,三回把我堵到茅斯头,专门听我摆些玄龙门阵。我也经不起豁,想糠萝兜跳到米萝兜,就跟到他出来混了二十多年。后来就遇到堂子遭人踩,你老汉儿把烂摊子交给我就一命乌乎了,我就猫抓刺巴——脱不到爪爪了。。。。。。。。。
   为了不绍你老汉儿的皮,我端阳节粽子都没吃就拉起人马杀过泸河,一直杀到屙屎不生蛆的地方才杀割。现在南方没得哪个敢打翻天云了,我们手里头还有硬火,弟兄些该按摩的按摩,该乱摸的乱摸,拉撑耍,然后打回老家去,弄死那些狗日的,抢回地盘,重修祖坟,才对得起刘家的先人板板。
  外面哪些堂子野,哪些窝子绍得绍不得,郭二娃、费跛子、董麻子要给你出主意,要是他几爷子占到茅斯不屙屎,老子回来给他们封印。你个人心头也要有哈数。这次我带弟兄些出门去超,要死要活回来再说。
  唉呀,你听话就阿弥陀佛了,写规一了,不晓得写了些啥子,哭得把草纸打得焦叭湿。

  评论这张
 
阅读(21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