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美的博客:崇尚美的一切,发现一切的美

美,是大家的、真诚的、自然的、善意的、积极的、健康的、向上的、进步的、科学的..

 
 
 

日志

 
 
关于我

君子之过,如日月之蚀焉。过也,人皆见之,及其更也,人皆仰之。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印象中当年那些下乡知青  

2008-12-13 21:43:50|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纪念改革开放三十年的各种强烈氛围中,我作为一个比较喜欢怀旧的人,不能不想起记忆中的那些许小事。这里要讲的是印象中的那些下乡知青。

  为便于各网友理解我的这种怀旧情绪,先简要介绍一下个人:生于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期,长于重庆边远山区农村,经过十余年寒窗苦读,终于脱离了当年那个生我养我的实际上还是比较美的有着弯弯梯田坡坡耕地甜甜井水绿绿青山的故乡,几经周折由县城而市城而省城,现在基本几级跳成为某省城一居民(虽然是省城远郊,但有发展空间的哟)。这种经历,使我会对当年派住到我们村的那几个知青有记忆。

  那时,我并不知道“知青”这两个字的含义。我只知道有这么一些特殊的年轻人,每个队里都有。从他们的所住、所吃、所为、所作上,我直觉地感到,这就是知青。

  因为那时我还年小,所以记不完整,印象深的(通常也是我幼小心灵中暗自羡慕的):首先是住处。队上为来自大城市的下乡知青们准备了一排在当时看来类似于豪华别墅的一层楼的土木结构小楼房,一律是石灰刷白,青瓦盖顶,在其他通常只用沙土、毛发、谷壳等和水拌在一起的混合物抹刷的其他社员民房中,显得格外的醒目。就是队干部、包括我们大队支书家,也和他们的豪居有非常大的差距。外观都这么好,里面都有些什么设施就不得而知了,以我当时那么小的年龄,是断断不敢贸然进入那样的豪宅的。就是路过,也是匆匆而过,生怕一不小心跌倒或什么的弄脏了那洁白的墙。这排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说高不高、说低有点低的洁白瓦房紧挨着生产队队部而建,每每使来这里集中开会的社员们感受到它里面所住主人身份的贵重、神秘和崇高。

  其次是观感。知青中有男有女。男的一律长发、眼镜、以及和他们住的墙一样白的洁白衬衣(对不起,我是猛不丁在一个夏天注意上他们的),女的一律齐耳短发、白白净净,不管男女一律都年轻,手上都一律手表,说话都一律城里腔(就是口音上和我们农村都不一样,有磁性带拐~~的那种),反正就是非常地洋气非常地顺眼非常地耐看非常引人注目的现在所说的盘儿靓条儿顺的那种,让我们的社员不管是大人还是小孩都知道了城市人的标准,都有了城里人的概念,都以能请到他们到家吃饭为光荣为自豪——但除了队长和支书,很少有几个社员有心理素质和有家庭条件敢于和能够接待他们去吃饭,吃的不说,就家里那条件,哪有地方让人家坐呀,不把他(她)衣服弄脏么。。。但凡和知青们有过吃饭或者其他类似比较亲近的经历后,就有机会和他们摆龙门阵,就有机会从他们那里去了解更多的城里及城里人的事情,这是多么值得骄傲和自豪以及有面子的事啊——富含农村人基因的我自信对我那时那些朴素得从未走出过县城的社员乡亲的心理把握还是比较准的。何况本来我对那些知青的注意就是建立在从旁边听了颇掌握一些知青内情的大人们津津乐道私下摆知青们的逸闻趣事的基础之上的。

  第三是工作。他们都是和队里的社员们一起扛起锄头上坡出工、卷起裤脚下田农作。但是感到他们很悠闲、轻松甚至是吊二郎当,有时还在农活中停下来男女知青互相开些玩笑,以致不管是知青还是社员不时一阵哈哈大笑——有知青在场时好象气氛总是那么好。知青们是不拘小节的,不管什么时候,只要渴了就非常自然地进到哪家讨水喝,只要见到路边、村旁、地角有能生吃的樱桃也好李子也罢黄瓜也着他们都会顺手摘过来尝尝,并没有哪个社员会说他制止他,就是平时小气的主人家好象也会变得突然慷慨大方起来。

  第四是吃饭。没有亲见,但听为数不多的知情的一些大人们讲,他们每顿吃的都是大米饭,早晨还要下鸡蛋面条,每隔几天要打一次牙祭,每回赶场都要下馆子。有这几条就足够我暗自里吞不少口水了。这也是知青们让社员们羡慕和向往的地方。当时,队里家家户户经常吃的是苞谷面和大米拌在一起煮成的苞谷面面洋芋饭,从大米拌入的多少可以看出每个家庭家境的好坏。纯粹的白米饭——当地叫大米饭——一般是春节几天才能吃上,或是家里来了尊贵客人专门为他在锅边做一碗,这时客人通常会客气地让家里的小孩子也一起吃。至于面条,那也是在节日或有客人来时作为一道菜来吃的。打牙祭也就是吃肉就更是稀罕事了,记得每个春节我们小孩吃肉都经常馋得吃撑而不消化、拉肚子。。。。我实在不明白,知青的命怎么就那么好呢?

  后来,知青们都走了,很长一段时间内,他们留下了很多话题和无穷的想象,这些祖辈守着农田的社员们甚至有不少的遗憾——从他们那里至少能感到哪怕是些许的城市气息,然而。。。因此,知青们走后,他们的“豪宅”被保存了很长时间,社员们以及后来的村民们还在期望着也许有一天他们会回来。

  当然,知青们最终没有回来。

  终于,知青们住的地方被村里人买了住了。

  终于,知青们曾经住过的房子被拆了重建了。

  终于,村民们陆续进城里去闯荡了。

  终于,对知青们印象被淡忘。

  评论这张
 
阅读(189)| 评论(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